同志資訊中心

【PrEP懶人包,趕緊來認識】
【娛樂性用藥減少傷害團體】

本團體於今年承接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106年度同志健康社區服務中心」之計畫,在防治策略目標中,透過辦理團體的方式,以衛教介入社群層次,以期達到初級預防/健康促進的目標。於是本團體將結合衛生局(所)、社區、輔導老師、社會工作者、身心科或精神科醫療團隊等資源,成立娛樂性藥物互助團體。 「娛樂性用藥減少傷害團體」,不分性別、性傾向,以匿名會的方式,透過建置友善平台並相互分享經驗,以期達到減少傷害的目標。在團體活動中,資深實務工作者將會在團體中,結合實務經驗與動機式晤談法,藉由自我探索加強內在動機,支持成員運用內在及外在資源找出解決方案。

閱讀全文
【自我提升課程充實倡議能量  小蜜蜂南投講堂開始報名】

婚姻平權小蜜蜂從去年底開始在全台灣各地以行腳方式向民眾宣傳支持修法的理念,希望社會大眾能更加認識多元性別族群的訴求。累積將近四個月的第一線行動經驗,小蜜蜂團隊也察覺到必須不斷地充實與精進,才能延伸倡議的廣度與深度。因此,透過在全台各地舉辦的講座,包含話術練習、法案程序、同志運動、法律知識等,訓練及強化團隊成員。

閱讀全文
【羊媽的「平權背包」 揹著彩虹趴趴走】

「婚姻平權,人人有責」,一位退休的幼稚園教師──羊媽,日前到訪社團法人台灣基地協會,她巧手運用彩虹緞帶做出各色飾品,並現場傳授製作竅門給其他訪客。羊媽表示,宣傳婚姻平權理念,早已是她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接觸對象從近身親友到陌生人都有。因為創意獨特、易於理解,持續耕耘一段時間後,已累積出不錯的成果。 「『打破姻緣七世窮』,阻止同志結婚、破壞他們的姻緣等於拆毀幾十間廟的業障,平常唸再多經也無法彌補!」羊媽說,自己喜歡用淺白易懂的方式來跟民眾對話,例如以「兒孫自有兒孫福」的觀念切入,向長輩說明:婚姻平權其實只是讓子女順性發展,通常都能引發共鳴、得到認同。

閱讀全文
【提升性別意識 共同營造性別友善社會】

社團法人台灣基地協會長期致力於多元性別族群服務,於調查與實務服務中發現,敵視、恐同、霸凌等不友善的社會環境,使服務族群身處困境中。在以異性戀為主流的社會下,基地協會觀察到社會透過汙名等標籤化的方式,使得人們有恐同反應,以致多元性別族群必須隱藏在主流社會之下。我們期望以「改變文化態度」增進社會大眾與專業助人者對於多元性別的認知,去除偏見與歧視,減少對此族群的傷害,營造多元融合與相互接納、包容的社會,達到整體友善環境的推動。

閱讀全文
【深入基層 開啟對話 基地協會與平權小蜜蜂攜手宣導同婚理念】

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議題近日引起社會高度討論,由支持同婚的數百位民眾自主發起的「婚姻平權小蜜蜂」行動,在全台灣各地以「行腳」方式向民眾宣傳支持修法與婚姻平權的理念,受到熱烈回響。台中地區在地的同志中心──社團法人台灣基地協會也在第一時間響應,全力提供平權小蜜蜂各項後勤支援。除贊助文宣品印製、鼓勵基地志工夥伴參與,也在中心內開闢專區擺放器材、飲水與相關文宣品,供訪客了解與索取,並讓在第一線衝刺的小蜜蜂夥伴們能有固定的中繼與休息站。

閱讀全文
【感謝有你、一路相挺 彩虹志工隊尾牙盛宴】

又到了年終歲末的時刻,各行各業都舉辦尾牙來慰勞員工一年來的辛勞,社團法人台灣基地協會的工作團隊也為協會內的彩虹志工隊準備了兼具視覺與味覺雙重享受的尾牙饗宴。做為大台中地區指標性的性別友善機構,基地協會為多元性別族群提供了各類相關服務,除了工作團隊負責執行行政業務與活動辦理之外,更有賴這些志願服務的志工隊夥伴們熱心付出,讓基地協會能提供社群更全面性之服務。

閱讀全文
【出櫃行動調適期 基地和你在一起】

社團法人台灣基地協會新聞稿 2017.01.06     多元性別族群長期以來承受社會傳統觀念的束縛,選擇隱藏與壓抑。社團法人台灣基地協會督導何家雯表示:「看見許多同志朋友因為出櫃而身心俱疲,擔心他人眼光或遭受親友的反彈;有些則是因為壓抑而感到痛苦,甚至需要過著雙面生活。同志不斷地在承受社會環境的不友善,也因此而影響身心健康。」

閱讀全文
《性不性別由你》第16期──「當旅行遇見性別」徵文活動

刊物介紹: 《性不性別由你》是由社團法人台灣基地協會(以下簡稱基地協會)和臺中市政府共同合作出版的刊物,發送對象包含地方政府第一、第二級機關,以及各社福機構、學校、圖書館…等單位,期許能夠透過性別刊物的發行,鬆動固有性別框架,讓臺中市民能夠在性別議題中更自在生活,並認識多元性別、關懷性別弱勢族群,建構尊重、理解、包容的友善城市。

閱讀全文
【活動宣傳】《蘆葦之歌》公益播映

慰安婦阿嬤光影紀實:《蘆葦之歌》公益播映x台中場 阿嬤開課啦~ 《蘆葦之歌》紀錄片以婦援會連續16年為前台籍慰安婦阿嬤們舉辦的身心照顧工作坊為主軸,記錄下2011-2012年間阿嬤們的身影。影片中的阿嬤們不是只能哭訴、悲傷的受害者,亦跳脫我們對受害者的單一刻板想像,成為站上街頭為權益發聲的人權運動者。當然傷痛、眼淚以及那無奈被迫的不幸遭遇造成的影響依舊存在,但更真實的是,阿嬤們還是那樣日常的生活著。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