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V

【行動串聯】2014世界愛滋日,是解愛滋日。是,了解愛滋的日子…

【是解愛滋日2014】活動串聯企劃 世界愛滋日,是解愛滋日。 是,了解愛滋的日子 ︱行動串聯︱我是愛滋感染者的… 愛滋感染者生活在我們的週遭, 我是愛滋感染者的家人、朋友、親人、愛人 我是愛滋感染者的老闆、員工、同事、老師 你是愛滋感染者的…。 我們都與他們生活在一起。 邀請你,加入行動,為愛發聲。 如何響應?

閱讀全文
【反歧視–終止因無知帶來的歧視】

從小,他就知道自己喜歡男生,也因為喜歡男生,所以與家人的互動一直非常彆扭與不自在。與家人不親近的他長年在外獨自生活,直到因為突然的急病,需要家屬簽屬急救同意的狀況下,同時與家人得知自己感染愛滋一事,六神無主的他,當下只能接受家人的安排,返家同住。當時大哥最主要的考量是擔心若他為獨居死於愛滋而上報,會拖累家人,所以住回家中,至少會讓家人比較好處理後事……

閱讀全文
【專題】協助老年愛滋病患的長期照顧與安置的策略

【專題】協助老年愛滋病患的長期照顧與安置的策略 文/陳玟如  基地理事 台灣自1983年有愛滋疫情後,愛滋疾病的治療與疾病歷經了從全民健保中的重大傷病轉為公務預算的特殊治療後,雖確保愛滋藥物治療藥費不受到健保體制的控管,但也使得愛滋治療與照顧服務,與現今推動的身障新制、長期照顧服務、長期照顧保險制度,產生制度上的排除與斷層。

閱讀全文
【論點】愛滋,我們可以看得更深入

今日新聞: http://tw.news.yahoo.com/%E9%9D%92%E5%B9%B4%E6%84%9B%E6%BB%8B%E5%A2%9E-%E7%B6%B2%E4%BA%A4%E5%97%91%E8%97%A5%E4%B8%8D%E6%88%B4%E5%A5%97-053952893.html   愛滋疫情,我們可以看得更深入 我們可以說途徑是來自不安全性行為、藥物與網路。但這始終不是造成疫情擴散的最原始原因。 探究使用藥物的原因,是藥物可以帶來暫時性的紓解或愉悅,而有些人則需要長期使用。在許多分析當中認為,同志所處的壓力情境是較大於其他人的,這可能是導致藥物使用的主要原因之一。

閱讀全文
【專欄文章】開始認真討論「愛滋傳染除罪化」吧! Theresa Chen

Theresa Chen 應某位好友的邀請,提筆寫起了我對這件事情的看法...(不過這篇實在非常長,要看的人,建議可以先上個廁所、或倒杯普洱茶或香柚茶相佐....^^....)以我個人的淺見,可以先來談談為什麼愛滋傳染需要「入罪」?而所稱「犯罪」的定義依據是什麼?「法令定罪」,以及「實務定位」是否有不同的意含?依據我個人的淺薄瞭解,所謂「犯罪」(又或稱犯法)簡單來說,就是「違反法律」。其本質上應該不同於違反、宗教、或習俗等實質罪行,因此執行/實踐其犯罪的「人」或「法人」,即稱為「犯罪行為人」、「犯罪人」、或「行為人」。因此,傷害、殺害他人、偷竊、違反智慧權、偽造文書、虐待、詐欺...等等,諸多行為在透過實質的「立法」之後,建立行為「入罪化」的過程,構成所謂「犯罪」的評判依據。然而,上述諸多「犯罪」行為在法官判定時,仍有諸多「爭議」空間,以「殺人」來說,就可粗略分為「蓄意殺人」或「過失致死」(可能還有更多,就請容我如此簡單分辨吧!)因此,予以法官「裁量權」以及「法源依據」,根據我粗淺的理解,即是在爭取「情、理、法」或「法、理、情」的空間與彈性。由於判決往往牽涉的是「人命關天」的議題,因此,這樣的空間與彈性,考驗著法官對社會正義的實踐與對人性哲學的高度思辨。再回頭來聊聊「除罪化」這件事情時,可以理解的必定某個行為要先「入罪化」後,經過不斷社會對話、社會經驗、價值澄清、倫理爭議後,這個被「定罪」的行為,才有可能走到「除罪化」的階段。而以最著名「除罪」的例子來說,就是「毒品的除罪化」了。「毒品除罪化」的「舉世聞名」與「經驗」,許許多多國家都有過這樣的歷程與經驗。以美國來說,在1962年時並開始有了這樣的思辨,從新自由主義提出以醫療模式介入毒癮問題的回應,在毒品定罪化違反「應刑罰性」(即結果非價、行為非價、良知非價)及「刑罰的必要性」原則(註一)之下,反毒品定罪化打了一次的大勝仗,開啟了醫療模式作為毒品問題回應的介入思維;儘管後來反反覆覆的思辨與歷史演進,有過多諸多轉折,...然而,最令人開心不起來的是儘管「毒品除罪化」已被證明有助於藥癮者的求助、且並未助長藥物濫用的流行率,但卻沒有相對的「道德除罪化」.....然而,至少在美國醫療專業人員、相關諮商輔導人員、法務人員等,在明確的「專業訓練下」,至少對於這些藥物濫用者的「道德入罪」現象,是相當低的,也無發現「吸毒者」之「通報」必要性...而在台灣,儘管毒品尚未除罪化,但在馬英九擔任法務部長時接受了「病犯」的觀念,並介入了「醫療模式」的處遇之後,在「妾身未明」之「兼容並蓄」的「罪犯」與「病犯」兩者之間,反而呈現了醫療人員在提供服務時的「矛盾」與「服務盲點」。簡單來說,很多醫護人員與社工新鮮人就曾經問過我說:「我發現那個人在吸毒時,我要不要去報警?」...而基於吸毒沒有通報的必要性,我僅會建議他們先評估這些吸毒朋友有沒有「生命危險」,並告訴他們可提供「戒毒資訊」,但是真的沒有必要打119。但法令的含糊不清,在實務上總是帶給一線工作者「人權維護」、「服務倫理」、「依法辦事」、「道德評論」、「社會評價」等諸多為難....講了這麼長,而回到「愛滋傳染入罪」的議題上,以我是一個服務藥癮朋友很久的社工實務者(也許我舉這樣的例子並不恰當,但也請原諒我一下)......我想大膽提出一個自己個人的思辨,如果我從未經歷過一個藥癮朋友因為「帶著」另外一個藥癮朋友使用毒品,就被「依法辦理」或「起訴」違反「公共危險罪」,那麼「愛滋傳染定罪化」的依據究竟從何而來?...雖然我沒有武斷到認為台灣目前社會的成熟度,有辦法去實踐毒品除罪化的「配套」,但是,至少這樣的思辨與倡權,至少被許多法務部長給重視(註二),且是在犯罪哲理上相當重要的課題.....

閱讀全文
感染HIV至發病過程大概是怎麼樣?

因每個人的體質不同,有不同的發病過程,就長期臨床上觀察大致會出現下列症狀: 1.急性感染期(2-6週):發燒、喉嚨疼痛、疲倦、胃口不佳、噁心、嘔吐、腹瀉、皮膚發疹、肌肉關節疼痛,只有一半的人會有症狀。 2.潛伏期(1-15年以上):當第一次急性症狀發生後,絕大多數的患者會有很長一段時間(約15年以上)沒有症狀。但HIV病毒會持續破壞人體的CD4細胞。 3.發病期(2-5年):當CD4降到200

閱讀全文
感染了還可以與別人發生性行為嗎?

每個人都有親密需求,在性愛過程中,除享受性愛的歡愉外,同時也要保護所愛的人與自己,尤其當對方不是感染者。 即使你所愛的人和你一樣也感染愛滋病毒,還是要採取安全措施。 因為每個人的身體狀況有很大的差異,加上兩個人的愛滋病毒類型不一定相同,會有交叉感染的風險,也可能感染具抗藥性的病毒或其他的疾病,如肝炎、性病等傳染病。

閱讀全文
感染者還有交朋友、找情人的權利嗎?

感染者當然還有交朋友、愛人與被愛的權利。現在的社會對愛滋病仍有很大的恐懼,那是因為社會大眾對愛滋病毒的知識還不瞭解,或是即使瞭解,內心還是會害怕,於是以隔離、批判的方式對待愛滋社群。這部份還需要更多同理心的教育才行!所以,感染者必須先了解愛滋病毒及感染途徑,清楚知道該怎樣避免感染,從事性行為時一定要有安全的措施,給自己與對方最好的保護。保持正確的觀念與態度,一樣可以享受性愛。如果沒有做好保護的措施,一時的貪慾愛戀,帶來的傷害極可能讓感染者一輩子處在歉疚中。

閱讀全文
什麼是AIDS(愛滋病)?

當感染愛滋病毒後,身體免疫能力會開始下降,而當降低至200cells/mm3後(註一)、或發生伺機性感染(註二),或體內病毒數十萬以上,即稱為「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即AIDS:愛滋病) 註一:一般正常男性CDC約為800~1200cells/mm3 ,女性略高一些至1300cells/mm3註二:因免疫力減弱,而有”機會”感染或導致其他疾病的感染或發生,則稱為「伺機性感染」

閱讀全文
感染愛滋病毒(HIV)可以活多久呢?

在1996年發明雞尾酒療法之後,抗愛滋病毒藥物的療效日益改進,按目前的研究,及早發現並接受治療的感染者,感染者大約只會減少5-10年的壽命。目前衛生署鼓勵大眾及早檢驗,及早監控、治療,等發病後再治療就會比較辛苦,治療效果也較差。

閱讀全文
  • 頁面 :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