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漫談:人與藥物-人性與娛樂-每個人與娛樂性藥物

1374318_698110333533654_1467799372_n

漫談:人與藥物-人性與娛樂-每個人與娛樂性藥物

2013年10月23日 0:57

作者:Theresa Chen

最近因為同志社群內有很多對於藥物濫用(或俗稱毒品使用)有著很多元的聲音,而這樣的激烈討論甚至已經衝擊到同志遊行本身舉辦的目的與意義,身為一個在藥物濫用議題上浸潤十二年的我,想分享、並整理一下我的思緒….

 

許多藥物本身的發明,是為了治療與救人之用的,以「安非他命」這款藥物在部份國家歷史的意義上,可以幫助士兵提神、增加服從度等特性,它幫德國打了很多場勝仗,也創造出了日本神風特攻隊可奮勇的為國捐軀。以「大麻」這款藥在歷史上的定位,它曾是促進英國經濟、並在美國合法廣泛種植的神奇種子,並在嬉皮年代與越戰後讓許多受創心靈在那個迷失的年代得以被慰藉的「好朋友」。以「海洛英」者款藥物在很多國家,是阿富汗、烏干達、泰國等重要的「經濟作物」,種植並出賣罌粟花的種子與製作相關副產品(如鴉片膏、海洛英等),讓這些國家的人民,在某個年代得以溫飽、並不用擔心「沒有明天」。

 

是的,很多人都知道藥物濫用有多可怕,就像是林則徐幫滿清政府打了漂亮的一仗,讓中國人不再背負「東亞病夫」的污名。所以,吸毒會導致「國破山河裂」的恐懼深植人心,「反毒、向毒品說不」是「人人有責」的義務與使命,在60-70年代大量的「像毒品宣戰」的口號與標語,幾乎遍布在世界「文明國家」的每一個生活角落….而這樣的「宣戰」,也是開始把這些毒品使用者推向更見不得光的「社會角落」的「開始」….

 

講到這邊,可能會有人覺得我在毒品使用的人脫罪、甚至是「妖言惑眾」,但是,面對這個議題12年的我,從來未曾忘記為什麼我對此議題如此戀眷、無法捨棄的原因….因為,我看到了那些在使用這些藥物的人,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一個帶著有很多「負面標籤」的「人」。

 

我在戒毒村實習的第一個會談藥癮朋友,是一個吸食安非他命10多年的30多歲大哥,吸食多年的他,已經固著的無法再接受新的治療方式、並且併發精神分裂,幾乎無法跟機構內任何人會談。而他跟我第一次會談,卻長達三個多小時,內容,是再跟我訴說著他兒時被虐待、就學被霸凌、入監所被欺壓、在社會被排擠等生活。而27歲精神分裂發作後的所有記憶,幾乎遺忘,深深地活在….他過去的那27年………

 

我第一個女性藥癮服務對象,是一個先使用安非他命4、5年,然後又使用海洛英10多年的40多歲女性,多次進出監所的她跟我保持固定每週會談一次、且長達3個月後,在偶然的機會下,她宣告無法「假裝」自己可以過「正常」人的生活,因為從他18歲逃家之後,她就已經不知道什麼是「正常」,所以請我讓她「回到他自在的地方」,請我「放棄」她,因為她害怕讓我失望,所以她請我幫她向機構「舉發」她又用藥了…..

 

後來,我到醫院服務精神病友,有個老兵,遷台後就一直使用強力膠,後來導致精神分裂併發後,每個月都寫信去總統府陳情,訴說著他如何被共匪迫害,逼他隱瞞他是「蔣經國私生子」的事實,要他屈服於這樣的權威之下,他才會放棄「反攻大陸」的念頭,而他會很貼心的存著自己北上的車錢,我只要跟他約定他北上、返家後的報平安,他就會願意乖乖順從的繼續吃精神科的藥物….而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那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又後來,我到了愛滋機構服務著愛滋合併藥癮的朋友,合併多重污名-愛滋、藥癮、更生-的他們,生命故事的歷練,幾乎榨乾他們求生的意志,往往他們海洛英復發時,我真的一點都不意外、也無法用道德或法律提醒他們不要「重蹈覆轍」,因為我知道,如果是我,我也撐不下去,而唯一能做的,就是減害….

 

又再後來,我開始接觸並認識了使用娛樂性藥物的同志朋友,他們如此年輕、美麗、青春、可口。當他們一邊使用娛樂性藥物助興與助性時,我也看到了他們對愛的渴求與失落…而當他們的性與行為被認為是愛滋與性病高度傳染、並造成巨大社會成本支出的時候,我看到了他們不僅面臨「出櫃」的恐懼,更多的是茫然與為什麼想要把握「及時行樂」的意義….

 

也許,不是自我放棄,只是無計可施,

也許,就是自我放棄,因為無計可施,

也許,就是純粹享樂,只是不知道會有多大影響,

也許,不是純粹享樂,因為也不知道會有多大影響,

 

也許,還有更多更多的「不知道」以及「知道」,都還沒有被清楚、充分、完整的被理解前,就已經被「反對」、「拒絕」、「切割」與「理所當然」,把這些問題簡化成「你,贊成或反對娛樂性用藥?!」

 

二分法,切割了對另外一頭的理解欲望,使得人們永遠站在天平的兩端,遙遙相望、彼此觀望、並準備開戰,因為一旦敵眾我寡,便會使天平失衡,使我軍敗陣。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一旦打勝之後,另外一端的人,是否就會真如槓桿原理般的使蹺蹺板的一頭高高矗立,所有的人就會滑向「勝利」,成就「唯一真理」?

 

回到同遊此次的激烈討論,也許,我該樂觀其成的感到欣慰的~因為也許沒有如此開誠布公的討論,對於娛樂性藥物或者藥物濫用的議題,就不會讓我聽到這麼多豐富的「民意」,畢竟,在12年前這樣「激辯」,幾乎是無法奢求的「實踐」…然而,如果回到同志遊行的本身上,我雖很感謝因為這個因緣並形成了許多社會關注與重視,但是,我還是很想自以為的想要呼籲「每一個人與娛樂性用藥(或稱藥物濫用)」的關係,是絕對沒辦法在這次同志遊行得到一個「唯一真理」的翹翹板勝利的。因為如果人對「慰藉」或「娛樂」的渴求是可以不存在的,那麼失去「作用」的「娛樂性藥物」(或藥物濫用)就會自動消失,討論「合法與否」也會失去邏輯上的需要…雖然我知道使用藥物不是唯一途徑,但它仍然是一個存在的「選擇」….

 

「藥物濫用」真的不是那麼簡單的問題,也不該用來作為論證本次同志遊行辦理價值與意義的工具…如果,同遊辦理是為了讓同志議題的多元性被看到,那麼尊重多元樣貌的存在,不就是同遊存在的實踐嗎?

 

「人與藥物-人性與娛樂-每個人與娛樂性藥物」的複雜關係與故事在我腦子裡衝撞了12年,我還是不知道要怎麼去面對與回應這麼複雜的需求下的「選擇」,最後,也只能持續思考著前幾天聽到的一個「知音論點」-由於每一個毒品(藥物),都有著很不一樣的特性與回應的策略,因此如果我們把所有的藥物都放在一起看、一起討論,便會失去每一個藥物對人產生的-健康影響、心理影響、以及社會影響,更細緻的理解….

 

如果只著眼於「誰贊成合法?」或「誰反對合法」?或「藥物要不要合法?」….也許會讓我們更模糊、或忘記-人,為什麼需要藥物、為什麼需要被治療、為什麼會追求娛樂、為什麼需要娛樂性藥物等問題的反問、反思、與反饋….

 

然後,即使我們不使用毒品(或娛樂性用藥),但我們仍會沉迷於這種反證的「上癮」中,而….不自知……

 

本篇,僅作為個人情緒舒文與紀錄,請勿作為攻擊任何他人立場之論證…但若想與我個人交流,也懇請賜教…感恩….

 

 

本圖為阿富汗人與美麗的罌粟花….

 

關於作者 : GDi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 標記為必填欄位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