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平教育,刻不容緩:針對真愛聯盟誹謗與公然侮辱告訴案之公開聲明

性平教育,刻不容緩:針對真愛聯盟誹謗與公然侮辱告訴案之公開聲明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 Tgeea (Taiwan Gender Equity Education Association) 寫於 2013年1月11日11:15 ·

日前對真愛聯盟成員提起誹謗與公然侮辱告訴的蕭昭君、游美惠、洪菊吟和卓耕宇,是四名服務於國小、高中與大專教育現場第一線的老師,長年投入基層性別平等教育,也是《性別好好教》、《我們可以這樣教性別》這兩本性別平等教育與教材專書的編著者。對於1月9日蘋果日報A15版報導台北地檢署就「真愛聯盟」誹謗案作成不起訴處分的相關內容,我們有些話要說。首先,我們百分之百樂見針對教材內容的各式論辯批評,性平教育應該教什麼、怎麼教,當然都可受公評。這四位老師之所以對真愛聯盟成員提起誹謗和公然侮辱告訴,根本不是如報導中所稱的,是因為真愛聯盟批評教材內容,而是因為真愛聯盟以移花接木的手法扭曲他們的文章,而且針對她們個人提出惡意的謾罵和攻擊。

例如,一位被告在某場合公開演講,從全程錄音中可知,他一再指名道姓告訴人蕭昭君和卓耕宇的姓名,並說「男生要變成同志不容易呀,因為噁心」、「他們稱同性戀叫邪靈啊,淫亂中的邪靈啊」、「這編輯者也是同志,他就是要最後把你們都變成同性戀,他在等」、「天啊!共產黨!紅衛兵!他這樣子的洗腦喔,在課本裡。」並且以「同志運動總部」、「東廠宦官」、「黑衫隊」等惡意言詞,辱罵告訴人洪菊吟、蕭昭君、游美惠所參與的性別平等教育議題輔導團與輔導諮詢小組,要求「解散、重組編輯群」。

又例如另一位被告,大量轉寄幾百封電子郵件,指稱性平教材要教導孩子「數十種做愛做的事的姿勢」,經一位收件人質疑:遍尋教材中並沒有這些內容,而且轉寄信中明明有教材全文原始連結,為何作為學者,竟沒有最基本的查證就任意散佈不實評論後,回信承認「我想您說的沒錯,這可能沒有在教材中提到(抱歉)…」卻依然拒絕更正與澄清,放任不實的評論繼續在網路上流傳,擴大對於教材編著者的誤解與傷害。

告訴人之一的洪菊吟老師,在花蓮擔任國小基層教師15年以上,她所寫的〈挑戰家庭神話的迷思〉和〈打破男女二元對立-我這樣教社會〉兩篇文章,收錄在《我們可以這樣教性別》國小性別平等課程教材專書中,這兩篇文章非常動人,〈挑〉文的寫作緣由,是菊吟老師發現國小課本中只提供父慈子孝的家庭神話圖像,讓隔代教養、單親、受家暴等「非典型」家庭的孩子得不到認同感,因此為文分享她如何陪伴這些孩子、貼近他們的生命經驗,建立他們的正面認同;〈打〉文則是分享她如何在課堂教學中,引導孩子們思考,以打破傳統性別刻板印象:「是不是男生就一定力氣大、很邋遢?女生就一定愛哭、很被動?」等等。但是,由真愛聯盟製作、在網路上大量流傳的「性教慾」影片中,卻剪接菊吟老師的姓名和這兩篇文章的篇名,下一秒立即跳接「情慾、變裝、注射、製作口交膜、變性手術」等與文章完全沒有關聯的內容。

另一位告訴人卓耕宇,也是有15年以上經驗的高職教師,他所寫的〈多元情慾與性別人權〉一文,收錄於《性別好好教》國中性別平等教育課程與教材專書中,希望引導學生了解,這個世上存在異性戀、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等多元族群,並且介紹與性別相關的人權內容,例如人人均應享有平等的工作與就學權、隱私權等等。真愛聯盟的「性教慾」影片中,卻打出耕宇老師的姓名與文章篇名,並質疑「為什麼要我的孩子參加同志大遊行?」然而,耕宇老師的文章不但沒有強迫要孩子參加同志大遊行,文中甚至還特別寫了「教學小叮嚀」提醒老師們:「每個人都有自己選擇是否表態或是參與(同志或異性戀)大遊行的權利…(老師)要避免讓學生有表態的壓力,或成為同儕間性別欺凌的導火線。」

這些老師們作為教材的編著者,從來沒有反對真愛聯盟(或任何人)質疑、批評教材內容,他們感到憤怒、委屈、不能接受與容忍的是:真愛聯盟竟然用移花接木的手法,扭曲自己的文章,以及針對個人的惡意謾罵,這才是他們提告的原因蘋果日報A15版報導中所引用的內容,是出自另一本性別平等教材《認識同志》,並不是這四位老師所編著,而且也和本件訴訟提告的原因無關。我們認為查證、平衡報導,應是新聞媒體的基本職責,很遺憾蘋果在新聞處理上,只選擇自己認為聳動有趣的內容作為焦點,簡化性別平等教材,完全不在乎這些內容到底和本件訴訟有沒有關係。

我們還記得2000年在屏東高樹國中,少年葉永鋕因為陰柔的性別氣質受到校園霸凌,因而不幸死亡的悲劇,他用自己的受苦與犧牲,催生了性別平等教育法,當中明訂各級學校應該實施性別、性傾向、性別氣質平等教育;然而,到了2011年,鷺江國中楊姓少年,竟然還是因為不堪性別霸凌而自盡。這些長年在教育第一線的老師們,正是因為自己從事教育實務,親身體會性別刻板印象,以及恐同、恐性氛圍造成的負面傷害,才在自己教學之餘,投入許多心力時間於教材的編纂。

蘋果日報報導搞不清楚本件訴訟的緣由、沒有平衡報導,張冠李戴把《認識同志》誤當成本件訴訟的基礎事實,未盡新聞媒體基本義務在先;又把《認識同志》這本僅提供給老師參考的手冊中「正視青少年也有性行為的事實」、「詳述同志專有名詞,甚至提供國外SM網站連結」等內容直接冠上「離譜」的標題,所顯示的恐同、恐性心態,在在顯示了性別平等教育的推動,實在一分一秒都刻不容緩。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