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在的世界-小彥的生命故事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email

那時候,陽光總是很刺眼,或許其他人不那麼覺得,我將窗簾拉上,阻擋任何光線透進這個屬於我們的房間,你不在了,音樂單曲循環了好一陣子,”I had a feeling so peculiar , that this pain would be for evermore” 是啊!或許這個痛苦會持續下去……

「我還記得當時快樂的感覺,但我知道,不論是哪種快樂,都已經回不去了。」

阿彥曾經是個物質使用者,要說出這個故事不容易,畢竟這不是一個大家都能了解的世界,躲在那個世界裡,有很長很長的時間,可以拿來思考、休息、放鬆,但這並不是一個很棒的紓壓方式,因為快樂的感覺會被放大,相對的痛苦也是。

「準備離開時的他一定很無助,我卻沒有陪在他身邊」

幾天的失聯,讓小彥心急如焚,再次接到他的消息,成了小彥至今的夢魘,回想起過去相處的時光,徹夜的促膝長談,說著彼此的心事,那是小彥第一次看見一個大男孩哭倒在他的懷裡,沒有拘束、沒有包袱,然而這些回憶都在他離世的那刻,就此凍結,「我們無法在一起創造更多回憶了」小彥哽咽的說著。

「你在那裡過得好嗎?……」

當我問到小彥,最想和他說的話是什麼,小彥沉思了許久,說到:「你在那裡過得好嗎?沒有病痛、沒有成癮的你,應該更自由自在,對吧?」,小彥眼眶的淚水正在打轉,然後又陷入沉默裡,滴答滴答的,是眼淚,也是時間,思念好像會累積,累積到一個程度之後,就會潰堤。小彥不再使用物質了,它與這些不好的回憶產生了連結,雖然偶爾會想起,但心裡有更多的是憤怒與仇恨,它帶走了小彥的時間、青春歲月,還有他的伴侶。

故事接近尾聲了,但絕不是終點,今天的陽光非常和煦,有了嶄新的生活,設定全新的目標,小彥穿梭在這片水泥叢林間,有時仍會不經意地想起他,但相信他會在那個遙不可及的世界裡,安然無恙,音樂又隨機播放到那首歌了,”I had a feeling so peculiar , that this pain wouldn”t be for evermore” 「是啊!痛苦會隨著時間慢慢消逝的,但美好的你會永遠留在我心裡」,小彥堅定的說著。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