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長成」男同志-新倫的生命故事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email

「霹靂卡霹靂拉拉,波波力那貝貝魯多」念著小魔女的咒語,或是唱著《真珠美人魚》的主題曲,是我自己一個人獨處的時候,最喜歡做的事情,因為我覺得在那個夢幻的魔法世界裡,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允許被發生;那些溫柔的人們,被任何人崇拜著。

新倫說從小他就很好強,覺得什麼事情都要做到最好、最完美,因為有一件事情好像會讓我扣分、讓我從老師的好學生名單裡剔除、讓我從父母心中一百分的兒子變得一文不值,是的,我是同志。

「如果在其他方面表現得好一些,或許就能被赦免了吧?」

讓學業成績保持在前段,上頂尖的大學,成了新倫求學時的目標,他告訴我,因為這樣好像才能告訴自己,我是值得被愛的,「雖然我是同志,但我考試總是前三名唷!」、「雖然我是同志,但我在學校是模範生耶!」、「雖然我是同志,但……」,什麼時候身為同志,需要有這麼高的門檻呢?

「娘是一種罪嗎?」
小學時期的新倫常這樣問自己,開始覺得自己與社會格格不入,在班上總是和女生比較要好,也因此開始感到疑惑,為什麼自己難以被別人認同,受到欺負、霸凌只能仰賴家人的保護;直到國高中,新倫才慢慢從厭惡自己轉變成接受,開始接觸了BL漫畫,對於自己的喜好有了更深的了解;直到大學雖沒有考上理想大學,也是一次的價值觀扭轉,才明白有些事情並不是理所當然,原來當同志不需要很有成就,不一定要像蔡康永,主持寫書;不一定要像林懷民,舞出行雲流水。

「現在正在雨過天晴的路上」

鼓起勇氣和家人出櫃,但出櫃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新倫說:「可以從家人問我『什麼時候要帶女朋友回來』,進展成能夠和我討論哪一個男生長得好看,就已經是很大的進步了」,目前仍持續的與家人溝通,也透過每一次溝通和過去的彼此和解。

「這個社會需要性平教育」

無法想像當你發現自己是少數時,心裡會有多麼慌亂,希望透過性平教育,除了讓我們更能認同自己外,也透過認識多元性別,減少因不了解而造成的傷害與霸凌,也透過了解,讓我們有機會活成自己原本的樣貌,期待未來多元共融的社會,因為有天,我們都可能成為少數。


    故事接近尾聲,但絕不是終點,七彩的微風清拂,小魔女的咒語還會繼續誦唸著,愛與希望的魔法圍繞在這個世界,希望透過新倫的分享,你將不再害怕不完美的自己,讓我們一起和過去的自己好好和解吧!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