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焦慮的自己-白熊的生命故事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email

焦慮該是黑色的,像是黑洞一般,沒有方向,永無止盡;焦慮該是黃色的,像是發出警報,時刻戒備,焦慮它沒有顏色,是掌握不了的不安全感、是無法控制的無助感、是好像要面臨可怕事情時的絕望感,那些與性別相關的一切框架,就像一滴滴墨水,在潔淨的水面蔓延開來,渲染成焦慮的模樣。

「回想我的求學過程,就像恐怖片一樣可怕,男同性戀的標籤貼上之後,就做好長年在櫃子裡生活的打算,不想被人發現,因為我知道他們一定會歧視這樣的我」。

白熊在生命故事分享時,給大家看了一張骷髏頭在衣櫃裡的照片,在知道自己是同志的那一刻,他也是透過各種管道收集資料,但當時新聞媒體、網路上的那些謾罵、歧視與對同志的誤解,更讓白熊不敢跨出衣櫃,身為獨子、長孫,背負著傳宗接代的壓力,逢年過節、掃墓都勢必要出現,還有父母望子成龍的期待,盼著他學學成績優異的姊姊,總是在比較中成長,壓著他喘不過氣。

「他們在說的那些車子、籃球明星、棒球隊伍,還有女優,我真的一個都不認識」

白熊說在班上裡他是個怪咖,沒有什麼朋友,下課也總是在睡覺,話不多,成績也不是特別突出,他不擅長任何運動,體育課時只喜歡走操場,也因為身材、外型的關係,對自己沒有自信,曾經試圖想要融入那些男生,卻感到不自在,最後白熊也因為性別氣質受到排擠與霸凌。

「陰柔特質不好嗎?」白熊不平的說著。

我們都會期待另一半溫柔體貼,但為什麼這個社會上卻會對於性別氣質陰柔的男性,有較多的輕視與厭惡感?也因此白熊常陷入焦慮的情緒中,感到自我懷疑,「是不是我做得不夠好?」、「我覺得每個人都在討厭我」、「為甚麼我不能跟一般正常男生一樣?」,自責與恐懼如浪潮般席捲而來,卻似乎永遠沒有退潮之際。

「這不安與焦慮,就像鬼魅般糾纏著我」

即使畢業了,但這樣的情緒仍然還持續著,總是不允許自己脆弱,時間一久就慢慢忘記,自己也有脆弱的權力,白熊說他越來越難以感受到當下有哪些情緒,無法認識真實的自己,也漸漸難以將情緒表達出來,越來越少說出內心的話,因為我害怕別人發現我的脆弱,他討厭這樣的自己,最後終於鼓起勇氣就醫,這個糾纏他已久的鬼魅終於有了名子,它叫做焦慮症。

「每到日落黃昏之時,我都感到異常焦慮,坐立不安、緊繃、頭痛,甚至夜不能寐」

起初,抱持著與焦慮症對抗到底的心態,想著總有一天要讓它消失,可是每當症狀再次出現時,就要面臨更多的失望與自責,也因此白熊學習接受這樣的自己,與焦慮症和平相處,每當發病時就會告訴自己,焦慮症出現了,我現在應該要好好休息,慢慢度過這個時期,這樣的模式讓白熊感到非常自在。此外,白熊也透過慢跑、冥想放鬆,來輔助治療,開始試著找人傾訴自己的心裡話,試著感受當下的情緒,也試著學習面對不完美的自己。

  最後,白熊說:「真正勇敢的人,是會願意真實面對自己的脆弱」,雖然脆弱的感覺可能會讓你感到不舒服,想逃避,但學習去面對是從受害者牢籠中逃出來的唯一途徑,故事到了尾聲,但絕不是終點,相信自己也要愛自己,學習承認與接納,讓生命變得柔軟而堅強,柔軟的接受自己與他人的愛,堅強的帶來療癒自己與他人的力量。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