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你畫上一雙翅膀-小文的生命故事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email

知道自己是同志的那一刻起,腦中浮現很多畫面,大多都是不好的,被趕出家門、好友離去、老師不再疼愛我了、孤獨終老,也不確定這樣的認知對不對,不知道找誰澄清核對,我也想和別人分享我的戀愛情事,喜歡上一個人,是多麼喜悅的一件事啊!可是我只能將這個祕密隱藏起來,藏到那時候……

「好像…沒有人可以聽我說話」小文拖著孱弱的身軀,沉重地往前了一步;「這樣的我會有 人愛嗎?」小文又向前了一步,每一步都把秘密藏得更深,每一步都讓自己離死亡更靠近, 「碰!」的一聲,時空彷彿就此凝結,萬物都停滯在此刻,留下的僅有長嚎與悲鳴。 十七歲的小文歷經搶救,終於脫離險境,但也因此失去了某段記憶,某段屬於他的青春。 小文的父母輾轉得知事發原因,同時也知道了小文的性傾向,小文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出櫃的。

「我回來了,今天的我也過得很好」

小文因性別氣質與性傾向長時間受到不友善的對待甚至霸凌,朋友離他遠去,學校師長也沒有 針對霸凌事件妥善處理,給予適切的關懷與協助。僅僅十七歲的他,還沒準備好向父母出櫃,每每回到家,接收到爸媽的關心,都只能短短的回應:「沒事!我今天過得很好」,心裡藏著無法訴說的秘密,亦承受著龐大的壓力,求助無門的小文,選擇以結束生命的方式來逃避這些事情。 經此一事,小文遺忘了過去的痛苦經驗與回憶,對於那段記憶的空白,父母告訴小文是因為一場車禍造成的,後來經過長時間的休養,也換了新的學習環境,小文漸漸康復,很快的適應新的環境,但小文的父母知道,問題仍舊存在,需要連接更多的資源,讓他往後面臨相同問題時,能夠有人傾聽與協助。

「原來出櫃並沒有想像中的困難, 出櫃是個連續動作,它不是場競賽,沒有輸贏,但身在其中的我們仍要持續充滿鬥志。」 

第一次見到小文,剛好是在基地所舉辦的小給力聚會,特別的是,很少見到是由家長帶來的,小文的媽媽說她是透過網路搜尋發現基地這樣的資源,也在聚會開始前的短短時間, 告訴社工小文過去的經驗與狀況,媽媽希望小文透過聚會,不會再覺得自己是孤單一人,因為這裡有很多同伴,也能放心地說出自己想說的話。 之後,社工也邀請小文參加團體,透過每週一次的團體工作,小文在團體中漸漸活躍,開始分享自己的經驗與看法,也和其它團體成員相處融洽;對於出櫃的議題,也因為有團體領導者的帶領,進行不同角色的演練,讓小文不僅看見自己的情緒,也能透過換位思考,體會被出櫃者在當下可能會出現的種種反應,直到現在,小文有空仍會來基地參加聚會,和其他同伴們分享最近的心事,偶爾在Line生活圈中, 還能收到小文的問候訊息,他不再沉默寡言,臉上也重新展開笑靨。而後來,小文的媽媽也參加了基地舉辦的父母聚會,讓更多人知道自己如何陪伴小文度過這樣的歷程。 

「謝謝有你們的陪伴!」

參加完最後一次的團體,牽著小文準備離開的媽媽說道。或許我們無法立即看見個案的成長或是有什麼樣具體的改變才算是達到圓滿的標準,但陪伴是個很長的歷程,我們願意透過陪伴,慢慢看見小文的進步,也渴望透過陪伴,彼此相互學習,故事到了尾聲,但絕不是終點,如果摔斷了翅膀,那我們就畫一雙新的翅膀給你,讓你可以飛得更高更遠,也讓更多人聽見你的故事。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