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裡的自由式-珮珮的生命故事講座後感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email

文字/女同志小組志工 Pi

「我不感到抱歉,我也不覺得需要感到抱歉。」

多年前見過的珮珮,那時還留著短髮,穿著俐落,簡而言之-很「兇」,好似對一切框架視若無睹。幾年後的她,五官並未驟變,卻有種奇異的變化,整體看起來比較收,後來才能理解那是表情裡多了一抹溫潤的光。

那是發生了什麼呢?

這些年來的嘗試,她說好像一場「社會實驗」,嘗試關係、嘗試轉換身分、嘗試連結與開放,嘗試開啟對話、嘗試進入一個家庭。

「一個家庭」,代表著不是只有自己和伴侶,也不單僅存有喜樂與理想中的幸福感,而是在偶爾、有時,需要稍微調整聲線為了融入這場合奏裡,不經意地,珮珮在過程中意外的發現她其實熟悉也照見自己喜歡這樣。很多故事中總是警告,想要安定就接受需要折翼的運命,像魚與熊掌不能兼得那般。

可是這個故事不是,這個故事沒有警告的寓意,我們能保有自由而不虧欠,能保持清明又富含彈性,能知曉生命並不像選擇題般封閉而狹隘,而是有如申論題,或許在當中有些既有的作答格式,但她很清楚,清楚自己與他人的多樣性,清楚自己在這些年所寫下的解答,也或許是這些年的每一步、每一個經驗皆凝成那抹溫柔……。

「我不感到抱歉,我也不覺得需要感到抱歉。」

是啊,仰面抬頭,恰似回應了生命裡的許多問題,

每個選擇都應更理直氣壯的忠於自己。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