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故事分享|思念是一條條絲線-關於「網戀」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email

逐漸嚴峻的疫情下,讓人不禁思考,人們對於「網際網路」的應用與依賴。透過網路,能將美食送到你家門前;透過網路,相隔千里亦能相會;透過網路,足不出戶也能得知天下事,然而「愛情」也能透過網路,無視距離、時間的限制,將有情人們一個個串起,誰說見不到面無法談戀愛呢?

從小我就討厭自己的聲音,這個聲音被同儕甚至老師調侃無數次,每每夜半喉嚨痛時都會期待自己開始要變聲,殊不知隔天起床還是一樣沒變,而他,是第一個說我聲音好聽的人。

他,是在交友論壇認識的,我們進一步換了LINE,總是聊到清晨,天剛擦亮的時候才肯斷線入眠,幾個小時後再咬牙捏著大腿,逼著自己起床上學,可能是因為年級相同,因此總有聊不完的話題,除了抱怨學校生活裡各種狗屁倒灶的事情,也聊到彼此的家庭、未來理想和人生規劃。

網路將分隔兩地的人們接上線,手中亮著微光的螢幕方格,是我們的全世界,就這樣陪伴了彼此好幾個寂寞的夜晚。

我發現自己好喜歡他,和同年齡的其他人不同,他對未來有理想、有目標,我希望在他的人生藍圖裡,有我。喜歡上他的感覺,實在難以形容,就好像盯著手機螢幕會不自覺的發笑,又或者是,看到有趣小物時,會在第一時間也想買一份給他,所有和他有關的事物,都自然而然的連結起來。朋友們聽見這個故事都笑我蠢,「怎麼會喜歡上一個沒見過面的人啊?」、「萬一他長得很醜怎麼辦?」是我最常聽到的問題,其實這些我一點也不在意,雙方有心想繼續維繫關係比什麼都重要,嗯…..沒錯,必須得是雙方。

兩年來,他偶爾會消失,不…..應該說常常,網路交友有個壞處就是這樣,一消失就好像不曾存在過,或許因為課業、因為家庭、因為種種,也無從考究,剛開始的確很難適應,不過後來習慣了,習慣沒人陪著聊天度過夜晚的生活,習慣他的難以捉摸,有趣的是,我們從來沒有確認關係,或者說,彼此都認為維持現狀,是目前最好的狀態。那年在留下祝我生日快樂的訊息後,他又消失了,這次消失的時間很長,長得讓人無力、讓人想放棄,我還是熬夜準備了手作聖誕卡片跟禮物寄去他的學校,希望能再次收到他的消息,過沒幾天,那個專屬他的鈴聲又再次響起,「你寄的聖誕禮物跟卡片我有收到,很感動,謝謝你」,這封短短的訊息,就像是一顆核彈,不過這是一顆能讓萬物復甦的核彈,既震撼又讓我對於這段關係重新充滿動力。

可是關係的維繫,還是要雙方一起努力的吧?高中畢業後,他消失的更頻繁,時間也越來越長,嘗試與他聯繫,就像是小石子扔進大海,沒有任何回應,當初的那份悸動與情愫,終究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消失,有人問我,什麼時候才真正放下他?「當你有某個瞬間突然想起他的時候,那就是真的放下了,因為在此之前,你會無時無刻無不想起他。」

  好朋友告訴我一句話:「別為了一棵樹,放棄整座森林」,雖然很像某本言情小說裡會出現的煽情句子,但也挺有道理的,我開始嘗試結交新朋友、認識新的對象,不去在意他的消息,時間倒也過得很快,偶爾滑臉書會留意他的動態,他也會在我變更穩定交往中的消息底下留言祝福,不久後,他也有了穩定交往的對象。我知道,他依然在我心裡,只不過換了位置。

多年後,某次因緣際會,我們在現實中碰面了,略有些小尷尬,非常符合彼此的風格,這次認識多年來第一次面對面,碰面的時間不長,幾句寒暄,他就必須回到工作崗位上,其實能與他相見,一直是個未竟之事,儘管現在心境改變了,但這樣的距離與關係,反而更覺得舒服自在,

對很多人來說,一段關係必須要在一起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才是一個Happy Ending,可是對我來說,像這樣知道彼此過得安好、彼此都有人照顧,何嘗不是另一種Happy Ending呢?

在這無遠弗屆的網際網路世界裡,仍有許多相隔兩地的戀人們,將無窮無盡的思念與愛戀,隨著訊號發射出去,如果它們是一條條絲線,在這一來一往間,或許就會在天空織成一件巨大的毯子,披在那些無法相見苦於思念的人們身上,無視著距離與時間,無視著疫情帶給人們的焦慮,時時刻刻溫暖著彼此。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