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馨棋與巧禎|沒有娘家婆家,只有老婆的家|女同志伴侶家人的新春攻略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email

分享者:巧禎(露德協會社工師)、馨棋(台灣基地協會社工師)

(開場)

馨棋跟巧禎說:「你還沒跟我求婚」

巧禎果斷地說:「沒有這部分,我沒有要跟你求婚」

馨棋向參加者們自我介紹:「我是我老婆的小寶貝,希望有一天我老婆可以財富自由,養我一輩子,這樣我就可以盡速從基地離職。」

關於「家」的議題,大家對「已婚女同志」問最多的或許是「如何對原生家庭出櫃」,但是,巧禎的情況比較特別。

「嚴格來說我現在沒有原生家庭」巧禎說。

高中的時候,爸爸過世;升大學的時候,媽媽過世。

「我是在父母過世後才跟馨棋在一起,這就是一個大樂透,跟一個無父無母的人在一起,開玩笑地。」巧禎說

比較親近的姑姑、阿姨會知道巧禎的同志身分。過年的時候,去很久不見的嬸嬸家吃飯,一起看電視時,堂弟說有看到巧禎的新聞。

「我很驚訝問說什麼新聞,大家一陣無語,堂姊默默GOOGLE推給我說『這個』,原來是我跟馨棋登記結婚的新聞。堂姊跟我說有機會找馨棋來吃飯。」巧禎說

關於「回原生家庭」這件事,對巧禎來說,「回馨棋的原生家庭」並不是回家的感覺,兩人討論過這件事,後來,當提到要「回去位在清水的原生家庭」時,馨棋會改口說「回清水家」。

「當我要(從清水家)回跟巧禎的家時,我在跟原生家庭說我要回台中時會說『我要回家了』,不像之前說『我要回台中了』,讓我父母知道『現在我跟巧禎的家才是我的家』。」馨棋說

關於「要如何跟對方的原生家庭建立關係」這件事,馨棋說:「我有一群隊友協助我跟我老婆面對我的原生家庭,就是我弟跟我妹」

兩人剛在一起時,馨棋的妹妹就很歡迎巧禎,也會對她感到好奇。

「每年同志遊行,我妹都會帶著他朋友來找我跟巧禎,會跟大家介紹『這是我姐姐,她是同志喔,而且他們結婚囉!他們結婚囉!』」馨棋說

還在交往時,馨棋是以「看貓」作為媒介,讓巧禎走進她的原生家庭。貓咪泰瑞很怕生,但是泰瑞喜歡巧禎,會跟著巧禎走,因此,馨棋的家人會認為巧禎是友善的。

第一次一起吃飯,馨棋也事先讓爸媽知道巧禎的父母已經過世,所以馨棋爸媽沒有多問父母的事。後來,認識比較深,馨棋的媽媽才有問巧禎的父母怎麼過世,並且向巧禎分享她自己的原生家庭。

巧禎說她是唯一會聽馨棋媽媽說話的人,因為馨棋家三個小孩都不會聽馨棋媽媽說話;媽媽也會透過巧禎來勸馨棋,雖然覺得當傳話筒不好,但是巧禎覺得是透過她來搭起馨棋家人對話的橋樑。

關於「過年會遇到的各種情況」

這幾年過年,巧禎都會去馨棋家,她提到有位叔叔總是對她視而不見,問問題或打招呼都不會正眼看她也不叫她的名字,打招呼時也都很冷漠。叔叔知道馨棋是同志,也知道她們的關係,也許是不知道怎麼面對巧禎,但每年過年都要面對,這令巧禎很不舒服。

但是,馨棋外婆家的阿姨們都對巧禎很熱情,阿姨知道馨棋跟巧禎是伴侶,會熱情招呼巧禎吃飯,過年沒有出席也會問說巧禎怎麼沒有一起來。 

面對馨棋的父母,巧禎每次回去清水家一定會買長崎蛋糕回去,或是其他東西,馨棋的媽媽總是會很開心地說「又有東西可以吃」或是「這個很有趣,是從哪裡買的?」

//

關於「結婚後要不要改口叫媽媽」

「為什麼你還不改口叫我媽媽?」有一天,趁馨棋在午睡,馨棋媽媽對巧禎提出這樣的疑惑。當下巧禎不知道如何回應,就問馨棋媽媽要不要吃東西,把話題帶過。但是巧禎還是沒有改口,她不理解為什麼結婚後要叫別人的媽媽是媽媽,但她也想了一些方法因應這件事,比如說她會在大家面前跟馨棋說「你要不要問媽媽要不要吃什麼?」

「你知道這件事嗎?我有跟你說過嗎?」

「你現在知道了」

在分享的過程裡,馨棋跟巧禎都會這樣跟對方確認,在現場看了會覺得這對伴侶好有安全感,任何事都能拿出來討論。

Q:「想問原生家庭金錢觀對關係的影響」

巧禎「馨棋是即時享樂型,有多少花多少。但是當我們有更多未來時,就要有更多規劃。」

馨棋:「我們會互相看刷卡明細,最近她把我的信用卡沒收了」

巧禎:「因為馨棋都會在半夜刷卡看漫畫。我也不准她再辦新的信用卡,我知道她很痛苦。」

馨棋:「但我媽很高興我老婆會幫我管錢,我爸媽也因為即時享樂吃了很多苦頭,所以現在回家,媽媽都會問我有沒有把錢給巧禎管。」

Q:「我跟伴侶是AA制,原本也想幫另一半管錢,但對方很不自由,所以想問馨棋為什麼心甘情願把錢交出去。」

馨棋:「我以前就會讓老婆管錢,但會想盡辦法把錢騙出來花光光,後來真的意識到不能再這樣下去,會心甘情願把信用卡、提款卡交給巧禎也是因為真的想一起買房子,未來真的有預計要做一些事情的,但我也是下很大決心要買房子,因為我知道,巧禎有存款焦慮,她的原生家庭曾經破碎過,她會認為有一個自己的房子才叫做我們的家,不是別人的。」

巧禎:「爸媽離開時沒有留任何東西給我,房子、車子都沒有,我是大學就開始打工,白手起家,因為我小時候曾經流浪過,跟媽媽吃苦過。我不想再過一直搬來搬去的生活,不想再過不穩定的生活。這也是我們在一起很久、結婚之後討論出來,這個穩定是我期待的,如果也是她期待的,那有沒有我們一起的目標想要完成。」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