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姐姐的戀愛攻略,跨性別女性經驗談|妃妃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email

【認同】找到自己的圈圈

「我在男同志圈教過四任男友,但都會給我一種『我好像不是這個圈子的人』的感覺,談戀愛常常很跟你的認同有關,你覺得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

一開始,妃妃是在男同志圈打滾,還沒認識到自己是跨性別時,只覺得自己是「很像女生的男生」。一開始覺得很不對勁,因為男同志伴侶無法感受到妃妃的認同跟所需。

「對方沒有不好,只是我不是對方所希望的那個人」妃妃說

妃妃說他有交往超過四個月以上的男友有18個,17歲開始初戀,那時他是個小男生的樣子,短髮、沒有上妝。初戀男友在網路上看到妃妃的照片,主動跟他認識,遠距離,嘉義台北,交往一陣子初戀男友突然就消失不見,一個月後他突然聯絡妃妃,說他比較想要被照顧。

「我當時還不清楚自己遇到怎樣的狀態,只知道在這圈子談戀愛是那麼揪心的事。這在我後來跟異性戀男性交往的過程中是不會發生的。」妃妃說

【戀愛】靠近與嘗試

「我是雙魚座,就是個很不容易對愛失去信心的星座。永遠沒有對愛情感到失望過。在探索愛情的過程中,並沒有覺得自己失去愛人的能力,也沒有覺得自己不值得被愛。」

不斷有人靠近,妃妃就不斷嘗試。他說他是在家暴環境成長的小孩,常想為什麼自己會需要愛情來當作生活的支撐,可能因為沒有所謂親情的支撐,離開家後生活就只有自己一人,但友情又無法代表整個情感生活的全部,就會拿愛情來填補情感空缺。但那段過程很辛苦。

【跨性別】 生來如此

「18歲那年,從家裡搬出來那一刻,我獲得了自由,你要成為誰都不是問題,只要你有經濟能力,問題是我要怎麼用這樣的打扮去找到一份工作?因為我78年次,那時的台中還沒有那麼高的接受度,填履歷表時我都不寫我的性別欄。當我有了自由、我有了經濟能力,我才有能力成為一個我想成為的女性形象。」

從男同志到跨性別的過程,妃妃說他心理上沒有什麼變化,沒有掙扎過、疑問過自己為什麼是個跨性別,「我覺得自己生來如此,那就要把自己過好」。但在外型上是有改變的,從短髮變長髮,還有學會了化妝。要靠近一般男性對妃妃來講並不難,他們會以為妃妃是生理女性。第一個異性戀男友是朋友介紹的,朋友有先提過妃妃是男兒身。認識過程沒有跟異性戀有差別,對方還是把妃妃當女生在追。但是相處還是有差別,

「對方希望我去變性,因為他希望我有女生的胸部可以抓,我當時就覺得很怪,就算我有胸部,也不是長來讓你抓的。」妃妃說

【異性戀的世界】我有喊下一位的權利

「在看見某任男友上成人網站跟其他女生聊腥羶色時,會覺得很揪心,在我的立場上,我沒有辦法給予他女性的身體這件事,我們的性行為一樣很精采,但始終沒有辦法給對方想要的那件事。會覺得那是我不好、是我的錯嗎?」

「他可以接受你喔?」曾經有朋友這樣問妃妃

「老娘很棒耶,憑什麼他愛我是真愛,我愛他不是真愛?」妃妃說他天生的特質不應該是對方出軌的理由。

「我是那種分手不會哭太久的人,因為我知道。我知道不是每個人都能適應一段感情帶來的傷痛,但我的想法是我都經歷了那麼不好的人,我怎麼會沒有喊下一位的權力。第二個禮拜我就振作起來,把自己打扮得好好的,開始玩交友軟體。」妃妃說

妃妃覺得自己不適合被當作跨性別戀愛樣本參考,有不少跨性別覺得他在外表、身形、聲音都很接近生理女性,只要他想靠近生理男性,其實不是問題。

「但我覺得對任何人來說,是看你有沒有勇氣靠近你想靠近的人,如果我沒有主動跟對方聊天,主動吸引對方來跟我聊天,我就沒有機會。」妃妃說

妃妃說自己能夠融入男性的生活圈是因為他很會打電動。也覺得他的戀愛狀態跟其他異性戀沒有差別,就是「因了解而在一起,因了解而分開」,跟一般人談戀愛並沒有差別。

「當你身為跨性別,最為掙扎的並不是你要急著找另一半,最為掙扎的是你要如何讓自己過得好,只有你過的好,並不是要達到多好的條件,是那個精神狀態,是你走過性別認同的過程,不再對自己自我懷疑,不再去懷疑『今天我是跨性別,我能不能找到一個好的人』。去認識一個人,對跨性別來說,『自信』是很重要的。

在跨性別的感情路上,要找到一個『不介意你是不是有完整的變性、有沒有完整的CUP、完整的陰道』真的是很難的事,後來我覺得沒有找不到,只有你有沒有想把你自己的條件拉高,把你想要的對象標清楚。我希望對方是可以跟我在相處上、聊天上聊得來的人,可以好好一起過生活才是適合可以走很久的人。」妃妃總結說

【Q&A】

Q:跟你交往過的異性戀男性是否有跟你提過想要小孩?領養之類的?

A: 認真來說有,但那些多半是來自父母的期望,但他們本人沒有到非常想要,不然他也不會跟我在一起。但當他父母這樣說,我也會擔心我們之間會不會因為生小孩的事分開。我通常在交往之前也會說我是個不喜歡小孩的人。

Q:異性戀男性會基於什麼原因跟跨性別在一起?會不會有男性是可以接受跨性別的?

A:我都是在要交往的感覺出現了,才跟對方坦承我的生理性別。即使對方不能接受,我也不會難過。我覺得愛不會只有一種情況,我是把自己的可能性放到最大,所有我能進到的聊天管道,在我單身時都會盡量去試試看、去拓展我的交友圈。

目前看到的很多跨性別網紅都是有男友的,我認識的許多跨性別朋友都可以交到另一半。

我不喜歡一直被羨慕,那會有很大的壓力。我知道不是每個跨性別都可以生長成一個很符合生理女性的樣貌。那個羨慕背後是「我很希望長成那個樣子,而我很希望可以達成」我承擔不了那個壓力,所以我自願把生活圈縮得很小。

Q:你的聲音是天生的?

A:是,聲音沒有辦法透過手術來改變。

Q:你說你可以同時了解男生跟女生的想法,你如何取得平衡

A:我會喜歡男生那種直線條的思考模式,在做決定的時候很快。會很有效率。但是女生的直覺有時候很好用,而我是一個直覺很強的人。

Q:在沒有手術或換證的情況下,生活是否有困擾?

A:當我去看醫生時,在台灣的規定是你必須是做變性手術後才能變更生理性別,我很常遇到別人質疑我是不是拿別人的身分證來看醫生或跑夜店,我要很有自信的說那就是我本人。可以看到台灣在法規上還是有對跨性別不友善的地方。

Q:你說你是單親、家暴家庭,支撐你很有自信的力量是什麼?

A:我覺得是我的外婆,我很小的時候他就告訴我「你要走這條路,你就要知道會很辛苦,外婆沒有辦法陪你走這條路,你要知道你要面對多少辛苦」

我也有很多很好的朋友,他們可以支持我在很辛苦的環境堅持下去。

【結尾】

基地館長延翰:今天雖然妃妃分享了很多戀愛經驗,我們辦這樣的講座雖然是為了想讓大家認識更多戀愛樣貌,但是我想跟大家說,還是想鼓勵大家多多認識朋友,把你的網絡建立起來,這樣未來不管遇到什麼事情,你的身邊才會有人支持你走下去。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