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的時候,就好像色調不知被誰調成了灰階;像清澈的河水,被排放了污染液體,也像湛藍的天空,鋪上了一層PM2.5,排放原因不明,為什麼要擾亂我清靜的生活,又故意攪動平靜的池水,揚起沉澱,引起漣漪,然後頭也不回瀟灑地轉身離開。

「在畫出自己生命之河的這個環節中,成員們最常畫出的是漩渦、大石頭以代表自己生命中的苦難,我覺得小M最厲害的地方在於,他直接畫了個鐵工廠。」

鐵工廠逕自地排放大量的廢氣與汙水,讓清澈的河不再有生命力,就像M在生命故事分享時的用字遣詞,深刻而悲慟,那是無法單純用文字描繪出來的,不單是詞彙,而是透過他的聲音、表情,每個頓點,都讓聽者屏息。

「沒想太多,就播打了電話,我知道我需要有人陪著」

那天深夜,他獨自一人在公園的長椅上,播了通求助電話,娓娓道來地說著:「我是一名跨性別,自我認同的歷程很辛苦,可是他終究無法理解……他終究無法接受這樣的我,我覺得天空快要塌下來了,一直以來相處上都沒有問題,我們還一起去旅行,說好要為彼此努力,沒想到……」,電話那頭溫暖的語氣接住了M,非常有耐心地聆聽他訴說的一字一句,就像個篩子,濾掉了雜質,留下一片淨水,偶爾仍會被風激起漣漪,但也很快地恢復平靜,他不敢告訴身旁的任何人,或許這通彼此都陌生的電話最合時宜。

M因為工作的關係,無法太出席團體,但他的故事卻讓大家印象深刻,故事接近尾聲,但絕不是終點,我們都看見了他心中的灰色鐵工廠,團體結束後,許多人紛紛給予關心與祝福,期望有一天,灰工廠會被這友善的社會,一磚一瓦的拆除,還給M先生一個清澈的生命之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