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藝術家,不要這樣限制自己,你為什麼只喜歡男生呢,你也可以喜歡女生啊,性別是流動的,你應該去多多探索。』

老天爺啊!我從來沒有想過,在做性別運動的一天,會被自己的母親,用這樣方式情緒勒索,試圖說服我,要去喜歡女生!

但,TA說的一點也沒錯,「性別是流動的」,這是我們很常在倡議的時候,會講到的一句話,沒想到TA竟然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而且,拿『藝術家』這三個字來壓我,簡直是太殘忍了,我多麼想要成為一名偉大的藝術家,雖然TA形塑的藝術家形象,是為了達成兒子跟女人結婚,並且有小孩,但講起來,就是讓我覺得立刻有被說服那麼一點點的感覺,差點就被”恢復成異性戀”(笑)。

我是家裡的唯一的兒子,雖然我爸媽很愛我跟我姐,但是還是有明顯的重男輕女,這也是我長大之後,姊姊才跟我說的,我一開始不相信,因為我覺得他們對待我,跟我姐都非常平等,但後來諸多的包容,以及寵溺,才讓我驚覺,原來我的母親,還是被包裹在重男輕女的觀念下成長,也因此,對兒子是極其溺愛。

我是一名出櫃男同性戀 ,從此變裝表演的工作,工作內容簡單來說,就是打扮成極大化誇張的女性形象,並且做唱歌、跳舞、主持…等等的表演性質工作,我的父母親以及家庭,都對我的表演工作,沒有任何的意見,也或許是不敢對此有意見?可能,是因為他們還算把變裝表演視為一種專業,況且,我也是戲劇學系畢業,所以他們就覺得這是學以致用。

但談到性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你可以是變裝藝術家,但是你千萬千萬不能變性,你也不能是跨性別,也許你想成為女人,但是你也只准許用變裝來滿足自己,至於性傾向的部分,家中的默契通常就是避而不談,但我的母親近年來,一直嘗試用『探索』的理由,來說服我去跟女性交往,甚至結婚生子。

『你如果跟女生結婚,你們就可以有兩倍的化妝品!兩個很大的化妝台可以排在一起,你們可以互相幫對方化妝,一起漂漂亮亮的出門。』

說服的說詞,越掰越荒謬,到.底!媽咪啊,你知道,你兒子的化妝品量,不知道是一般女性的多少倍,我根本不需要再多的化妝品!也不需要為了化妝品,而特別去喜歡女人,但看到母親這麼努力,想各式各樣的理由與藉口、甚至好處?來說服我去跟女性結婚生子,就覺得既好笑、又憐愛。

母親,是多麼想要兒子成為結婚生子的男人啊,但很可惜的,TA目前就是個尋常的男同性戀,跟普通人一樣,很尋常的約會、很尋常的單戀、深愛著一些不愛自己的人。

但我也能理解父母親生長的背景,也覺得,他們已經對我極其包容,這不是他們的義務,我已經成年了,如果他們不爽,大可把我踹出家門,但,他們卻用各種可愛的利誘方式,為他們的最大利益做出努力。

我的父親是職業軍人退伍,從軍超過30年,但TA對於我性傾向與變裝專業的態度,也跟母親差不多,應該說,TA對於我的變裝事業還更加嚴格,TA說:「如果你要做,那就做到最好,不然你就不要做。」也好險我在台灣的變裝表演領域,還算是領頭羊,不然TA可能也會開始逼我轉行了吧。

至於性傾向方面,我從來沒有跟父親聊過,我們從未談性別、從未彈性,我不覺得TA會理解、或接受,但我也不覺得,TA有遲鈍到完全沒有這類聯想,但因為彼此的關係沒有像我跟母親那麼緊密,所以兩人一直都算是在井水不犯河水的狀態,不會想要刻意去進行這塊對話。

我的母親,從小是由我的外婆帶大,外婆在母親很小的時候就離婚,因為外公有諸多賭博與家暴行為,也因此外婆一人獨力養大六名小孩,五位姊妹及一名么弟,母親排行老三。

『因為生到第三個還是女生,所以你的外婆當時就很想流產,還故意從高處跳下來,不想生這胎了,如果當時流掉,你們就沒有媽媽了。』

母親跟我講過幾次這個故事,總是笑笑的,但聽起來真是可怕極了,只因為你的生理性別而被否定,甚至『不想要了』,簡直是比悲傷還悲傷的故事啊,這樣似乎完全能理解,當時社會重男輕女的風氣有多盛,女性「需要生一個男生」的壓力有多大。

我大概十歲的時候,偶然翻到姊姊的BL漫畫,而開始覺得同性愛非常美好浪漫,不知道為什麼,當時沒有太大的掙扎、困惑,雖然BL漫畫的情節類似於言情小說,不切實際,當中的夢幻與現實中的同志生活有相當大的差距,但至少在對於”同性關係”上,為我建立了美好的印象。

國小高年級到國中一二年級,班上有幾位流氓男生,他們雖然功課不好,常常惹上麻煩,但運動神經都很棒,身材很精實,當他們在廁所脫掉衣服噴灑香水,試圖掩蓋菸味的時候,總讓我看了心曠神怡,那種情緒不是戀愛般的怦然心動,而是單純欣賞那青春緊緻的肉體,八成還帶點性衝動,話說回來,國小一年級的時候,就特別喜歡一個班上一位我覺得最帥的男生,對TA總有佔有慾的感覺,也許那時才是我的情竇初開也不一定。

男同性戀從小會被叫的:娘炮gay炮人妖…等詞彙,可以說是回顧兒時的標準起手式,我也跟許多男同志一樣,非常熟悉它們。不過我出生的時候似乎把櫃子忘在子宮了,所以我幾乎不用特別跟周遭的人出櫃,都預設他們知道我是gay,畢竟都這樣被叫到大了。

但即使被嘲弄或惡意的態度,喊叫這些嘲笑陰柔氣質相關的詞句,我其實沒有太大的難過,或許是因為我不以陰柔為恥,受到家人影響,對女性與陰柔的印象一直是非常正面的,母親更是用滿滿的溺愛與正面詞語灌溉我長大,也或許,是因為同學知道我父親是職業軍人,或許現在難以想像,但以前在鄉下地方,軍人家庭其實是蠻受無來由的尊敬,所以他們也不能幹嘛,死在廁所裡?門都沒有。

我在台東市出生長大,國三時母親以”台北的學校比較好”為由讓我轉學到台北,從此就常住在台北。記得當初轉學班級的同學對我的非常友善,有好幾位身材好又帥氣的男同學,甚至會開玩笑式的跟我打情罵俏,相處非常愉悅。

我在高中時就跟姐姐出櫃了,她是個資深腐女子,對此沒有太大的意見,但對此她有點愧疚,因為她總覺得是她的BL漫畫讓我變成gay;去年GagaOOLala同志影音平台線上看,拍攝了四部曲的紀錄片式訪談節目,因為是一個相當大的企劃,我認為有助於曝光與作品的累積,我便照導演要求說服爸媽一起受訪,在”變裝皇后”一集中受訪時,父親很直白地說TA並不支持同性婚姻,TA認同我透過變裝進行表演藝術的發揮,但無法理解也沒興趣知道其他性別與同志相關的議題,不過父母最希望的還是我能夠自給自足,比起什麼變裝跟性傾向,能穩定的賺錢養活自己、無後顧之憂,才是他們最樂見與關心的,我覺得這跟他們辛苦的成長背景有關,所以也能理解他們對此的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