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圍城】 基地發言稿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email

【彩虹圍城】 基地發言稿-​2014/10/05

我們的國家,以及許多立委以為,同性婚姻是少數人臺北的同性戀的需要​。中南部的立法委員說他們接到很多民眾電話表達抗議,於是官員和立委告訴我們:「社會缺乏共識」、「台灣還沒有準備好」,他們說中南部民風純樸。

我是劉信詮,我是臺灣人,來自彰化,我住在買不起房子的臺中。我是大家口中民風純樸的中南部人,但是我們的純樸,是相信人有感情,而不是把同性戀當成罪惡。

我今天代表父親來,他一個半月以前往生。生前的一個晚上他說:「信詮,時代已經不一樣了,不結婚也很好。小孩可以領養,一樣很幸福,可是,爸爸最擔心的,是以後有沒有人可以照顧你。我希望你可以結婚」。父親即便不說不問,我知道他接受我是個同志,是他的兒子。

我父親走的那個早上我去看他,我覺得他很辛苦,我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是:『爸,你放乎輕鬆』,然後我就趕回去工作。我沒有陪他走到最後,但我今天帶著我父親的遺願來,想要告訴立法委員。同性婚姻不是我們為了自己,而是帶給許多父母的真實安慰,是讓他們不再為孩子掛心。

各位立法委員,正因為中南部民風純樸,我們從來不覺得同性戀是一種罪惡,我們從不覺得同性戀需要被神恢復,我們希望自己的同志小孩可以幸福快樂。台灣加油!


對筆者來說,可以清楚分辨的是「結婚」、「幸福」、「有人照顧」是三回事。能夠結婚當然不代表能夠幸福,更不代表未來有人彼此照顧。更須釐清的,婚姻的本意不是為了能夠彼此照顧。

在父母的眼光裡,他們會這樣以為,「結婚=圓滿=幸福安定」。對筆者而言反駁這樣的信念不是必要的,他就如時代與文化,不是一時半刻能夠改變。而更重要的焦點,是我們要推動同性婚姻,讓更多的家庭與伴侶能夠在”現實”中圓滿。這是為什麼筆者最後仍決定,以父親的遺願作為故事的主軸。


如果你認同基地的服務,邀請你加入志工團隊
http://www.gdi.org.tw/?p=3928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