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基地/001】Stan

採訪|攝影 任紋潔

Stan / 40歲,攝影師,男同志
「基地需要我的時候,我就會在。」

第一次來到基地是什麼時候?

是2012年,基地剛從彩虹天堂搬到這裡,朋友要我陪他去基地找信詮,當時的辦公室在現在的會談室,小小的。但那次只是來待一下就走了,對基地沒有太多想法。

再度來到基地是2014年,那時剛接觸攝影一陣子,因為去拍318運動現場,放到Facebook上得到一些不錯的評價,覺得自己好像可以拍,就慢慢開始攝影工作。當時哲源找我拍基地刊物「性不性別由你」裡面的人物,透過這本刊物合作了幾次。

怎麼看基地這幾年在台中的影響?

剛來基地時,會覺得有些訪客社交能力比較不足,或是在多元性別認同過程中資源比較不足,基地作為一個社福機構撐住很多需要的人,如果基地不在了,對LGBT族群來說會有很大的影響。也會覺得基地可以往在地走更深一點,比如說跟台中的社區、支持同志的店家與組織有更多連結。台灣的同志團體大多在做類似的事,但「做在地的事情」才能跟其他團體拉出距離。

新專欄同步到 基地IG
#HELLO基地